欢迎进入沈阳汽车内饰改装实力品牌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 手机 : 13664284210
  • 邮箱 : 13664284210@qq.com
  • 网址 : http://www.dljianbao.com
  • 地址 : 辽宁省沈阳市 浑南新区巨子产业园长青南街18号


音乐版权的泡沫,一触就破

   

昨日有媒体报道,目前原九天音乐核心成员已经从上海迁至杭州办公,并且这一团队正在研发的新业务线产品,结合九天音乐之前做的产品和相关报道,基本可以确定是to B的版权经纪平台与商业授权方向。

这说明,网易云音乐开始布局to B版权业务。

本月初,今日头条也传出涉足数字音乐付费订阅业务的消息。数字音乐战场,自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TME)上市近半年以来的短暂和平,即将告一段落。

考虑到TME此前也已经布局版权发行相关领域,对同样从事to B商用版权音乐平台的V.Fine母公司DNV、以及爱听卓乐两家平台进行了投资——这一次的战火硝烟,已经从to C的用户一侧,蔓延到了to B,从争夺用户的角力升级到产业链话语权、以及变现模式的「全面战争」。

第一声枪响在to B版权市场,原先存在的不合理泡沫正在被戳破。

01 亟待重构的发行体系

提到中国数字音乐的版权问题,就不得不提到自 2010 年就开始开展的「剑网行动」,这一行动旨在打击网络盗版,对音乐、视频、文学、网游、动漫等方面进行正版化布局。

不少人可能还有印象,在二十一世纪的头十个年头,在网上可以非常容易地下载到各类盗版资源,虽然这样对于用户来说是「走了捷径」,但创作者拿不到收益,就没有继续创作的动力,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到了 2015 年,有关部门连续出台针对网络盗版音乐传播的政策文件,诸多未经授权的网络音乐提供商被叫停,数字音乐盗版泛滥的情况得到了控制。没有杂草抢夺养分,树木才能茁壮成长——正版音乐的版权价值开始受到重视。

具体来说,音乐版权市场的收入主要包括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唱片/经纪公司、版权代理商等版权方通过音乐转授权或者售卖所获得的收入。而购买版权的,主要是数字音乐平台(如网易云音乐、TME等)、音乐综艺节目及演出表演授权,以及影视剧、动漫、广告营销、游戏等内容制作过程中所用到的OST(原声配乐)或BGM(背景音乐)。

这里面,数字音乐平台间的激烈竞争,推高了音乐版权费用, 2017 年,腾讯以3. 5 亿美元及 1 亿美元股权取得环球音乐独家版权,网易云音乐则以 200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拿到朴树专辑《猎户星座》的独家版权。第二年,网易云音乐又以1. 7 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了华研音乐的 2000 首曲库。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在中国音乐版权市场规模从 2013 年的18. 4 亿元人民币,增长到 2018 年的188. 3 亿元。对于数字音乐行业来说,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但硬币也有另一面,在传统分发体系下,市场规模的增速已经出现明显的放缓。预计在 2019 年增速将回落至27.8%, 2021 年降至8.4%。

图片来源:艾瑞咨询报告

为什么会这样?

一方面,在2013~ 2015 年期间接近翻倍的增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政策上的利好,一次性释放了此前被压抑的市场需求;另一方面,目前的to B版权授权方式仍然十分保守、单一,主要是以一次性买断为主。比如音乐游戏从唱片公司获得某歌手的歌曲版权需要支付 80 万 3 年的买断授权,存在不合理的泡沫与水分。

显然,这样的版权合作模式,并不利于商业合作的开展与创新。

因为是一锤子买卖,所以全部的风险与现金压力,都集中在了被授权方一侧。在美国,音乐类游戏的版权付费方式就要更加灵活,常见的包括根据游戏自身销量,按单位支付版税,甚至设计销量达到不同级别时的分级税率等等。

一场变革在所难免。

02 新物种,与走到台前的音乐制作人

谈到音乐产业,就一定要提到全球三大唱片公司。自 2011 年环球唱片以 12 亿英镑收购了陷入困难的百代唱片之后,世界唱片业就此正式确立三足鼎立格局。

三大唱片公司势力有多庞大?仅以其中最大的环球唱片公司为例,孙燕姿、张惠妹、陈奕迅、Lady Gaga、Eminem等知名歌手,都是环球旗下签约艺人。

在 2018 年,全球音乐版权营收的 191 亿美元中,环球、索尼及华纳三大唱片公司占据了68.6%的份额,其曲库数量同时占据全球录制音乐曲库版权数量的89.1%,全球音乐版权市场呈现出版权数量与营收集中度双高的特点。

在中国音乐版权市场,三大公司仍然强势,握有近60%的营收,但是在版权数量上却不到50%。这种割裂的特点背后,一方面是超过半数的版权分散在三大唱片公司以外的独立音乐制作人、工作室、其他唱片公司手里,另一方面,这些长尾市场却仅能分到四成的营收蛋糕。

如此背景下,音乐制作人的生存状况,十分尴尬。

根据网易云音乐发布的《 2016 年独立音乐人生存报告》,68.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低于 1000 块,版权收入仅占收入来源的9.8%。原因在于,长尾音乐内容的输出渠道非常有限。